侯逸凡:女团中国队有优势 赵雪:我正处于坎坷期

2010-11-16 23:50:00 华奥星空

  北京时间11月16日晚,亚运会国际象棋女子个人快棋赛冠军侯逸凡和亚军赵雪做客冠军面对面。16岁的侯逸凡非常开心,称自己的国象之路到目前为止都比较顺利,而且看好之后亚运会团体赛中国女队的夺冠前景。25岁的赵雪则坦承自己目前处在“坎坷期”,成绩已经“还可以”了八年,到了需要冲破瓶颈的时候。以下是聊天内容实录。

  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央金:各位好!欢迎收看冠军面对面,我是央金。我们这个节目是由华奥星空、新浪网和广东电视台联合制作的。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两位运动员,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也取得过非常辉煌的成绩,就是侯逸凡和赵雪,你们好!坐在我身边的非常腼腆、非常文静的女孩就是侯逸凡,她刚刚获得了我们国际象棋的金牌。现在心情怎么样?

  侯逸凡:很开心,有点激动吧,毕竟是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亚运会。

  主持人央金:(赵雪)你入行应该要比侯逸凡早是吗?

  赵雪:那是,年龄还大着呢。

  主持人央金:也没有多大,还年轻。侯逸凡年纪不大,今年?

  侯逸凡:16岁。

  主持人央金:16岁这么小的年纪在亚运会上就拿到了金牌。

  主持人央金:你们在棋院里面有没有切磋一下?

  侯逸凡:我们棋院里面有时候会有训练,或者一些男棋手会帮助我们什么的。

  赵雪:因为国内有很多比赛,像联赛还有别的什么比赛也会经常碰到,不是很多但也不少了。

  侯逸凡:我们俩很多比赛都下过很多盘棋了,所以平常比赛也没有什么差别。

  主持人央金:原来你们比赛的时候都谁获胜的机率更大一点?

  赵雪:都有吧。

  侯逸凡:小雪吧。

  主持人央金:都是谦虚型的。

  侯逸凡:我说的是实话。

  主持人央金:我们这个节目是在新浪和华奥星空的网站上直播的,我们有一些网友也对你们提了一些问题,他们也特别好奇。

  网友:听说侯逸凡一度在看儿童文学,是吗?最近还在看吗?

  侯逸凡:我大概三四年前就比较喜欢看,五六年前吧,更早的一些时候,现在儿童文学真的很难买到,以前的书报亭还有,现在专门要到邮局定制的,有点麻烦,我现在可能也长大了吧,除了小说之外可能看月刊当中看一些《读者》、《青年文摘》。

  主持人央金:有没有印象中你最喜欢里面的哪些故事?最喜欢哪一篇儿童文学里面,印象最深刻的?你看了很多年了。

  侯逸凡:很多年,印象深刻?说句实话,有一篇儿童文学有一次是转载的郭晶晶的一个采访,我当时有点印象,就是讲什么美丽笑容背后的成长故事,就是这种类型的,当时是雅典奥运会结束之后的。

  主持人央金:都是属于励志型的?

  侯逸凡:算是吧。

  主持人央金:看《读者文摘》、《青年文摘》都是一样。

  侯逸凡:我什么都看。

  主持人央金:现在也是爱好更广泛了吗?

  侯逸凡:我一般几种类型的都看,但是不看童话类。

  主持人央金:为什么?

  侯逸凡:我觉得不现实,过于梦幻了。

  主持人央金:赵雪呢,平时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赵雪:我的兴趣爱好也比较广泛,比较杂,书也看一些,但是《青年文摘》、《读者文摘》、《儿童文学》基本上看的比较少。

  主持人央金:那读什么?

  赵雪:现在在北大上学的时候当然专业书看的比较多,以前看的名著比较多一些,朋友推荐的好书,这是我读书最好的渠道。

  主持人央金:我觉得两个女孩子都属于非常单纯、非常睿智的那种。平时你们在包括相互切磋、相互交流的时候,这种机会多吗?在棋院里面。

  赵雪:其实我们国际象棋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男帮女,特别是像我们女孩子一般都有好几个男教练、还有男棋手陪着练或者带着练,所以说我们互相之间切磋的机会比较少,一般就是在比赛上。

  主持人央金:像你们这种平时的训练和一些重竞技项目他们一样吗?有些队他们管的特别严,几点就要熄灯,平常还要没收电脑、没收手机,你们呢?

  侯逸凡:没有,因为我们可能是脑力项目,体力不是最重要的一个部分,电脑是我们平常训练的一种比较必要的工具吧,所以教练们一般都会把电脑给我们用,因为上面有国际象棋软件,方便你查资料或者做其他的。

  主持人央金:你觉得和电脑下象棋和真人下象棋,差别大吗?

  侯逸凡:大啊,电脑太强了,它没有漏洞,而且不会累,人中是偶尔会犯一些小错误的。

  主持人央金:你们经常跟电脑切磋、跟电脑下象棋,遇到这种大型的比赛也真的不怯场了吧?

  侯逸凡:说句实话,我跟电脑下的不是太多,下的有点打击自信心。

  主持人央金:赵雪呢?

  赵雪:电脑就是辅助我们训练的。

  主持人央金:像你们从很小的年纪就开始参加比赛了,我们还有一个网友有这样的问题。

  网友:侯逸凡是8岁成为最小的棋协大师,9岁获得了最小的国家大师,并且成为了中国国际象棋史上最小的国际冠军,06年又成为了最小的冠军,是不是神童这样的称呼经常用在你身上?

  侯逸凡:我觉得可能机会比较好,又遇到好的教练,就导致我可能运气比较好吧,就取得的成绩可能或许稍微早了一点,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主持人央金:我觉得特别的谦虚,都是或许怎么样。你自己对自己的将来还有其他打算吗,决定一直去下国际象棋?

  侯逸凡:现在肯定是下象棋为主,近两年吧,以后的事情也说不准,希望下棋之余如果还有时间能够上上学,多学学点知识。

  主持人央金:是从小就特别喜欢下棋吗,还是父母要求的?

  侯逸凡:没有,我从小第一眼看到它就蛮喜欢象棋的,凭自己的兴趣走到今天。

  主持人央金:刚开始肯定是兴趣爱好,之后是参加比赛取得越来越好的成绩,慢慢的爱上这项运动,开始疯狂的参加比赛?

  侯逸凡:我觉得成绩不是特别重要,我主要还是以兴趣为主,我觉得成绩都是在不知不觉间来的,我没有特地想我一定要拿什么样的成绩,打什么样的比赛一定要拿什么样的名次。

  主持人央金:赵雪呢,我觉得像这种靠脑力进行比赛的项目是更容易出很小的神童的,你自己觉得呢,你觉得自己是吗?

  赵雪:我学习的比较晚,我学的时候已经8岁多了,相对来说像她们这批90后的就是比较晚的了,我觉得成绩非常关键,成绩是对一个棋手的一种肯定,小孩子的时候都有一种逞强好胜的心理,如果说你今天输给他了,改天可以把他赢回来,再改天可以在很多人里面帽头、你可以拔尖,有成绩的那种自豪感,就真的让你非常有动力,更有兴趣的去学棋。我慢慢的走上专业的道路也是伴随着自己成绩一步步提高,然后这么稀里糊涂的下来的。

  主持人央金:稀里糊涂的下来了。

  赵雪:是。

  主持人央金::拿了那么多块奖牌、金牌,是稀土糊涂下来的。

  赵雪:对,有时候跟我爸、妈商量不知道怎么着就成为专业的了。

  主持人央金:小时候成绩那么好没有想过成为一个专业的棋手吗?

  赵雪:就是没有想过嘛,有成绩了,这边有集训、那边有集训,跟着来了,顺理成章的就过来了,没有做过这样的决定。其实如果让我做这样一个决定,如果现在去想的话,我未必会这么选。我想说的是,我跟小侯不太一样,我觉得成绩还是蛮重要的,特别是对小孩子培养信心是一种极大的鼓舞,反正我觉得对于我来说小时候的成绩是伴随我成长的一个重要的学习的支点。

  主持人央金:我觉得你们俩真的是对国际象棋特别的痴迷,那是为什么呢?你们觉得国际象棋有什么样的魅力让你们会这么喜欢?

  侯逸凡:还好了,我最小的时候是因为兴趣,第一眼看到它就觉得棋子长的比较有趣,下孩子都喜欢那种东西,后来下着下着就发现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深度的,逐渐就喜欢上了。

  主持人央金:你喜欢有深度的东西?

  侯逸凡::有没有、没有,说的比较悬乎,其实也不是很有深度,只是说不出来,就凭着一种感觉。

  主持人央金:就觉得好玩?

  侯逸凡:对。

  主持人央金:那赵雪呢?

  赵雪:当时我学习的时候,我爸爸帮我做了一个选择,当时我们说有三个棋可以选,因为当时我以前是奥数班的,老师就说奥数班的都可以去学棋,我爸就说中国象棋只能在中国下,不好,围棋只能在亚洲下,不好,之后选择了国际象棋,可以全世界跑,我现在也非常感谢我爸爸的这个决定,至少也是一种经历,对我也很宝贵。我这里面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说我的选择是这样过来的。

  主持人央金:其实每一种运动都有它自己独特的魅力所在,你们选择了这个运动,并且在这个运动中得到了快乐、收获到了成绩、并且得到了成长,这就是应该说让你们最欣慰的事情。

  赵雪:对。

  主持人央金:你们俩平时会像其他的小女孩一样去逛逛街,像90后去拍拍大头贴,有吗?

  侯逸凡:逛街我不是特别的喜欢,偶尔还行,但千万别经常。大头贴,可能做过一两次,但是真的不是很喜欢,可能我喜欢的东西都比较静态吧。

  主持人央金:那是不是所有下国际象棋的女孩子或者这些大师级的人物都是这种特别安静,都喜欢特别思维、特别思考、特别有深度的这种东西?

  赵雪:看上去都是这样的。

  侯逸凡:是这样,不一定。我觉得每个人性格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爱好,虽然我们都下棋这是一个共同的爱好,但是其他生活方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点区别的吧。

  主持人央金:你觉得呢,赵雪?

  赵雪:大家都有双重性格嘛,下棋的时候当然很安静了,平时的时候还是该怎么样怎么样了。

  主持人央金:要是让你们回忆一下,尤其像你下了很多年了,让你回忆一下怎么样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么高的水平的,是通过一次次的比赛?

  赵雪:我觉得是通过一次次的比赛,通过成绩对自己的肯定,家人的支持,教练的帮助,还有队友的帮助吧,反正肯定是离不开很多人的帮忙。

  主持人央金:那像侯逸凡今年才16岁,我们参加这届亚运会中国代表团最小的选手13岁,你是属于比较小的选手了,你觉得自己荣幸吗?

  侯逸凡:肯定荣幸啊,有这个机会能够代表中国参加比赛肯定还是很自豪的。

  赵雪:还拿了冠军。

  侯逸凡:为中国增加荣誉嘛,这肯定比较高兴。

  主持人央金:会不会你回忆一下一路走过来都比较顺呢,有没有中间遇到过坎坷?

  侯逸凡:其实总的来说我觉得我的路走到现在还比较顺,没有经过什么特别特别大的挫折,并且挺好的吧,碰到几个特别好的教练,在我成长的道路上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能支持我能有今天现在的成绩。

  主持人央金:赵雪呢,你一路走下来觉得谁吗?很多天才、很多大师都是特别经历坎坷。

  赵雪:我现在已经已经到了坎坷阶段了,我17岁的时候成绩还可以了,到现在25岁了还是一个还可以,所以说这坎坷阶段挺长的,我还在逐渐适应,也想努力的挣脱这个阶段吧。

  主持人央金: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到一定程度不去下国际象棋了,如果有其他的选择的话你会选择去干什么?

  赵雪::作为一名老棋手,应该在小侯面前我可以自称为老棋手了,我觉得肯定会面临选择的,而且我们中国队特别是对国际象棋的女棋手有一个非常好的成长环境,我们中国棋院那边有国家队,有很多棋手在,也有一些男帮女的传统,所以说很有利于年轻棋手的成长,特别是女棋手的成长,所以老棋手面临的压力就非常大,不进则退嘛,我现在自己觉得自己还有动力或者说还想再往前走,至于说什么时候真的下不动了就要选择了呢,那时候可能也挺无奈的,不过我觉得也很正常吧,给后面的人让位,我现在读书其中的一个想法也是丰富自己各方面的知识、能力,还有在被的方面有没有任何的其他的有可能性的特长,所以说也在想做一些尝试吧,但是目前来说还是下棋。

  主持人央金:那逸凡呢,逸凡现在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正是取得最辉煌成绩的时候,接下来如果说像老资格已经说过了,她会面临到选择的时候,你觉得如果说?

  侯逸凡:我觉得每个专业棋手肯定都会有哪个时候,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而已,我因为还比较小,既然选择了专业这条道路,肯定至少现在来说还是要走下去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看吧。

  主持人央金:今天逸凡也是带来了她获得的这枚金牌,给我们来展示一下好不好?

  侯逸凡:好吧。

  主持人央金:让我们一睹金牌的真容。

  (主持人展示金牌)

  主持人央金:非常的漂亮,非常的精致,这块金牌是不是你所有的参加过运动项目里面最高级别的呢?

  侯逸凡:我觉得综合运动项目来说应该是的。

  主持人央金:那其他的世锦赛拿到过吗?

  侯逸凡::世锦赛实际上没拿过,我只拿多亚军,还有就是拿过两届女子世界杯团体赛的冠军,别的都是一些邀请赛、大奖赛的比赛,肯定没有这个分量重。

  主持人央金::赵雪呢,赵雪拿过你觉得分量最重的金牌是哪一个?

  赵雪::作为我来说分量最重的、印象最深的肯定是02年奥林匹克的赛,那时候是第一次拿到冠军,也是国际象棋团体的最高荣誉。

  主持人央金:你们现在是住在运动员村是吗?

  侯逸凡:对啊。

  主持人央金:你们觉得运动员存在样,住的舒服吗?

  赵雪:很好。

  主持人央金:最有印象的是吃的、住的,还是休闲的那些设施?

  侯逸凡:我觉得都挺好的,吃的有麦当劳,都挺不错的,包括我有一天还去国际区转了一下,那里面有专卖店、纪念品店,我觉得都很好,包括还有设施一应俱全,你想找什么都有,包括理发店之类的,我觉得很好。

  主持人央金:那些志愿者应该跟你年纪差不多大,或者有些年纪比你还要大?

  侯逸凡:对,可能比我稍微大一点吧。

  主持人央金:你们会不会特别有亲切感?

  侯逸凡:对,毕竟都是中国人,而且年龄上也差不了太多。

  主持人央金:我想他们肯定不会想大这么小的,比她年纪还小的还拿了冠军。

  侯逸凡:没有,这个不一样。

  主持人央金:赵雪觉得运动员村住的怎么样?

  赵雪:很好,很束缚,我印象最深的其实就是那些志愿者,我觉得她们笑的非常甜蜜,很真诚,有什么问题也都帮我们去解决,尽量去处理,我觉得真的很好,而且她们都很小,我今天还跟几个聊天,说是广东医学院的,说是大部分都是那边的,我觉得挺好的。

  主持人央金:现在来到广州有没有去吃广州的小吃?

  赵雪:比完赛。

  主持人央金: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赵雪:我们马上就要团体赛了,这是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任务。

  主持人央金:团体赛你们有信心吗,面临最强的对手是哪个国家?

  侯逸凡:印度跟越南,这是我们两个比较主要的对手,总的来说我们团体方面应该还是有一定的优势的,我觉得中国队人多就应该是我们的优势,大家综合起来实力应该比较强。

  主持人央金:还是很有信心的。

  侯逸凡:我觉得我们只要团结起来,发挥好了,应该可以取得好成绩的。

  赵雪:正常发挥就可以取得好成绩。

  主持人央金:我们这么强?又可以拿到一枚金牌了。

  赵雪:对于我们来说是第一枚金牌,很重要,所以说必须要拿到,全力以赴。

  主持人央金:如果说你们教练来了,坐在你们中间或者坐在你们旁边让他来评价,你们觉得让你们教练评价你们接下来的比赛他会怎么说,他会对你们提什么样的要求?

  赵雪:你学一下。

  侯逸凡:教练肯定还是希望我们取得好成绩,肯定打的越好教练越开心,但是平常也不会给我们很大的压力,说什么一定要拿冠军怎么样,只要尽力发挥就好了。

  主持人央金:也没有给你们增加太多的压力?也不忍心给你们增加太多的压力?

  侯逸凡:我觉得教练一般不会给太多的压力的,毕竟也都是运动员出身。

  主持人央金:同时也祝愿你们有更好的发挥,也祝愿我们能够拿到团体这枚金牌,谢谢你们做客我们的访谈室,跟我们分享你们的故事。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节目就是这样子了,非常感谢两位年轻的运动员,拿到金牌的运动员参与到我们节目中来,分享她们的故事,下一期节目我们就再会!

来源: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幽影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