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会跳水冠军何冲做客华奥冠军面对面

2010-11-26 11:59:00 华奥星空

  主持人程岗: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冠军面对面》,我们的节目是由华奥新空、新浪网以及广东电视台联合制作。亚运会已经是接近尾声,而现在我们请来的是一位在开幕日一直到尾声阶段很多人关注的明星运动员,请到的是我们的跳水的三米板冠军何冲,你好。

  何冲:你好。

  主持人程岗:我们还是比较熟悉了,昨天可能很多人期待你拿这个冠军就觉得好像是必然的过程,但是这个冠军拿起来还是有一点点风险的,也出现过失误。

  何冲:是的,而且前三跳也是一直在落后。

  主持人程岗:你还提到比赛还是会有压力的,比赛是因为很多人都觉得你可能是必然得拿一个冠军的时候,因为承载太多人希望的时候,就变得很难了。

  何冲:因为可能相对压力更大一些。我觉得期望会有很高,外界对手会更少一些,主要是自己的队友吧,他们都会觉得应该没有太大的悬念。但是面对罗玉通他是老将,还是挺有压力的。

  主持人程岗:但是他也出现了失误。

  何冲:对。

  主持人程岗:这次亚运会大家一开始关注你,肯定是做开幕式火炬手,而且是最后点燃主火炬的火炬手,很多人采访过,还是想亲自听到你说,这个事情是哪天得到通知,最后在做演练的时候,你做了哪些事情?

  何冲:11月8号的时候通知我是11号回广东跑火炬。

  主持人程岗:当时还在北京?

  何冲:还在北京。领队说不事先告诉我你要会跑第几棒,你会在圈内跑,我想在圈内跑会比较有重大的意义,毕竟是最后五棒,还是挺兴奋的。一直到11月11号晚上,到了主会场的时候,导演告诉我要跑走最后一棒,点火炬的那个人,当时觉得挺意外的。

  主持人程岗:有没有看到08年奥运会点火炬,李宁的那个?

  何冲:有看。

  主持人程岗:当时有没有想李宁的火炬点得挺辛苦,吊上去,围绕整个场地跑一圈,有没有觉得你也是这个复杂的工作?

  何冲:让我自己更加科幻,比较武侠一点点,应该是蛮有趣的。

  主持人程岗:给你表演的戏份的空间还少了一点。

  何冲:当时陈导演把我拉到火炬底下,问我这里什么都没有,给你的话,你会怎么去点?

  何冲:我就想了半天,我说那就把我吊起来,把我飞起来,我就想应该有一些表演的戏份在里面。

  主持人程岗:实际上你知道具体怎么点,是11号已经知道你来点了,但是怎么点,你是11号知道的?

  何冲:对,因为那天要做一个排练,如果不排练的话,最关键的一棒,也是整个亚运会开幕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我是7点多钟到那,一直到凌晨才离开的。

  主持人程岗:你其实在点的时候,跟我们平常熟悉的何冲还是有点不一样,有点表演。

  何冲:有一点点。

  主持人程岗:平常何冲,当然我们也一块表演过唱歌,但是那个时候的表演是导演设计还是你自己要去想?

  何冲:他就给了我一个大方向,他说你要让所有观众都觉得你连最后一棒火炬手都不知道这个火怎么点,要把所有的悬念都让观众在猜,让所有的观众都不知道你这个火怎么点,让所有的悬念从那两个小孩身上浮现。

  主持人程岗:我觉得你表演还可以。然后表演出那种惊恐或者说好奇,总之你也很惶惑的感觉。

  何冲:就觉得很慌张,怎么好像我自己,这怎么点,感觉我也是第一次进入到那个会场一样。

  主持人程岗:你不是天皇巨星降临,你是幸运的冠军,在这里懵懵懂懂获得这个机会。

  何冲:是这样。

  主持人程岗:还能模拟一下当时那个表情吗?

  何冲:陈导演说你不能让别人觉得你是在去演,你要觉得你真得站在那个地方,你真的找不到这个火怎么点,那天晚上彩排完了,很久没有睡得着,我应该要怎么去弄,因为当时应该是很多人,观众还有整个亚洲的运动员都站在场中央,而且所有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我觉得真的会很紧张,应该怎么演。但是站在那里,感觉真得要让自己忘掉这个火是怎么点的,我觉得当时也是尽我最大努力去完成这样比较特殊的表演吧。

  主持人程岗:你会不会觉得做火炬手的那一刻,在点燃火炬的那一刻,那种幸福感比在奥运会上拿三米板冠军,走到最高领奖台的感觉还是要自豪,是什么不同的感觉?

  何冲:奥运会的这个冠军可能更多来源于自己的努力和队里给我的机会。作为亚运会火炬手来说,它不仅仅是我个人,它也是他们对中国跳水队的认可,因为我的名单是中国奥委会推荐的。

  主持人程岗:同时也是对广东人的认可,因为你是广东籍土生土长的广东选手。

  何冲:对,是这样。当时很多人问我,有什么感觉。我说我觉得我不光是以自己的形象在点这个火,我感觉不光背负了广东广州人民,还有自己的跳水队还有中国奥委会对我的信任吧。

  主持人程岗:但是你背负了这么多,当时在现场看到你的脸上是轻松,甚至有点搞怪,表演很成功。这次的比赛只参加三米板,其实你很长一段时间只参加单人三米板,是不是05年左右你就开始不太做双人的项目?

  何冲:应该说06年多哈亚运会以后,基本上不参加双人的项目,一个是技术上面的特点,也是让一些运动员对我的节奏不太适应,还有根据队里的情况做了一些调整,还是以单人的方式在赛场上出现。

  主持人程岗:以前你跟王峰或者别的选手搭档的时候,也拿过不少世界冠军,你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合适的双人,还是中国跳水队人才少一点,那何冲的机会可能就会多一点?

  何冲:对于我来说,肯定希望能参加更多的项目,但是作为一个集体来说,领队还是要考虑整个全局的分布,因为如果你把所有的项目都跳了,会对以后运动员的发展会有一些局限。

  主持人程岗:对你自己的局限还是对别人的局限?

  何冲:是这样的,不可能所有的项目你都跳,当有一天你老了,你伤病,你要离开这个跳水队的时候,后面的运动员可能接不上,因为他没有更多比赛的经验的积累,肯定有不断新人通过双人的磨炼,慢慢转变为单人,通过双人能提高自己的水平。

  主持人程岗:同样做跳板的,郭晶晶基本上在这届亚运会上没有参加,之前的包括全运会,奥运会很多大赛,她都是兼项的,她又是什么样的情况?

  何冲:对于她来说,她更加全面一点,大家都知道对于郭晶晶来说,她是中国跳水队女子跳板上没有人可以取代她的位置。虽然说她现在可能因为一些伤病还有身体上的不适,也是渐渐离开我们跳水队,但是中国跳水队的名单她一直在我们大名单以内的。因为她在做一个休整的调假,目前她回不回来,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中国跳水队很需要这样的老将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的镇定的作用吧。

  主持人程岗:其实现在我们可能在这次亚运会上也有一个命题,就是说我们有很多优秀的运动员,也有很多冠军,但是有一些冠军可能是得承担一种责任,叫做冠军中的冠军,要做一个伟大的运动员,你有没有琢磨过这个事。

  何冲:其实很多人会以领军人物来称呼我们现在一些,吴敏霞还有我,以这样的称呼来称呼我们。但是我觉得领军不光光是你能拿冠军吧,最重要是你能不能给中国跳水队作为一个优秀运动员出现,不光是你的言行举止,还有你对整个中国跳水队的贡献,这才是领军人物应该有的典范。

  主持人程岗:大家会说,在这次亚运会上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冠军,比如说几位男冠军,林丹、刘翔,他们所到之处让人觉得有更多的人因为他们以极富魅力的方式在这项运动里展现自己的能力或者才华,他们会让更多的人因为他们而喜欢这项运动,有人说这是接近于伟大运动员的标准,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标准在哪里,但是大家得承认他们好像具备了这样个人魅力,你自己觉得有这样的追求或者目标吗?

  何冲:当然谁都希望自己从事的项目能让更多人知道,让更多人喜欢,去学习这样的项目,但是可能对田径和羽毛球来说,更加大众一点,对跳水来说周期太长,而且练习这样的项目相对比较困难一点,而且从事的年龄要非常地小。当然了,我也希望我和更多的人喜欢跳水。

  主持人程岗:你以后让很多人喜欢。比方你又拿了这么多冠军,也做了火炬手之后,你有没有在那一刻觉得我也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冠军了。

  何冲:一直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我不太说喜欢太多人去关注我,我还是更加关注我赛场上的表现,我可能更加喜欢一点。一些别的东西,不太喜欢去露脸或者去做。

  主持人程岗:就是说愿意在自己的项目里做得很优秀,但是不去刻意追求好像成为明星。

  何冲:是这样。

  主持人程岗:我们看看有些观众他们通过微博来提的一些问题。你有开微博吗?

  何冲:没有。

  主持人程岗:暂时没有。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以前有个绰号叫难度王,非常喜欢挑战高难度,但是失误也很多,现在你依然是难度王,但同时又变成了稳定王,怎么样实现这种转变?

  何冲:都是有一个过程的吧,因为学习一个新难度,要花很长的时间去准备还有通过比赛来锻炼它。因为一个新动作需要花更多的精力还有在比赛场上对这个动作的一些控制,所以经过这些年来的磨炼还有比赛的锻炼,也让自己目前这套动作还有一些难度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觉得这是大家对我这些年来的认可。

  主持人程岗:你个性里有变化吗?包括从动作稳定性的增加这方面来讲,你在磨炼自己什么东西?

  何冲:我经常看一些书,会有写到天生我材必有用,上升赐予我这么强的能力,我不能去浪费它。我觉得只要我有能力去学习这个动作,我就去学,能不能学出来或者最后能不能在比赛上面使用,是另外一回事,我也能力去学的时候,我就去冲。最后大家给我一个难度王的称号,虽然我很喜欢,但是不太喜欢说大家看我跳水只看我的难度,并没有说去看我中间的细节还有我怎么去比赛。

  主持人程岗:就关注你很多别的东西,不要只关注难度。还有一个网友通过微博提出的问题,是不是你特别喜欢林俊杰的《翅膀》这首歌吗?

  何冲:其实林俊杰的歌我都挺喜欢的。

  主持人程岗:也请你清唱一段?

  何冲:清唱就不唱了,昨天唱过了。

  主持人程岗:根据我们聊到这些会歌,亚运会挑选的会歌里,你说最喜欢哪首?

  何冲:《日出东方》。

  主持人程岗:最后一句是什么?奇迹在你身边,你喜欢哪个?

  何冲:因为我觉得一个盛会,要有高亢的情调在里面,《重逢》这首歌有点太重逢,太温和,让很多人觉得听了那首歌不容易调动自己。

  主持人程岗:《重逢》的歌应该在赛后播放,但是《日出东方》适合在你们蹦得特别高,或者运动员在冲刺的时候。

  何冲:运动来说需要很亢奋的歌。当时也是那天晚上听,之前一直在忙比赛,没有时间去关注会歌,但是《重逢》是开幕的时候第一次现场去听。

  主持人程岗:那首歌很温暖。

  何冲:听了有点想流泪的感觉。

  主持人程岗:可能跟你站的位置,其实都是好歌,只不过你个人有一些喜好。你现在在三米跳板上,基本你参赛就是你拿冠军的局面,你在这个位置上,在这个项目上,你的下一步追求是什么,也就是一个一个简单的冠军,还是你需要再做什么创新或者别的?

  何冲:之前也是有学习两个新动作,现在109跟207,因为109是需要状态比较好的时候还有身体条件比较好的时候能跳,但是出于对自己膝盖和伤病的考虑,也是慢慢在放下109的考虑,使用207和1516,这是下一步持续使用这两个大难度的计划。因为对现在目前来说,国外还有国内的选手跳109更多一点,对于难度方面的考虑,还希望能保持有一定的优势。

  主持人程岗:有可能再跟队里争取双人的项目吗?

  何冲:一切还是根据队里的安排,因为我觉得任何的任务交在我身上,我都会全力以赴做好他。

  主持人程岗:不过做巨星有很多种方式。你很想得通这个事情。

  何冲:对,不管是单人还是双人,你拿了冠军始终是冠军,没有说你拿双人,这个冠军不是你的。

  主持人程岗:双人是两块金牌,奖金多发一点。

  何冲:大家对于双人的看法会觉得淡一些,毕竟两个人的东西,跟你独自去创立的,会更加看重一点。

  主持人程岗:这也许适合,可能比其他跳双人拿到冠军的兄弟因此而更知名一些,因为你得独立承担。

  何冲:是的。

  主持人程岗:说一说你的弟弟,你弟弟跳水方面,你觉得他有可能超过你吗,他现在还在广东队?

  何冲:对。他的整体身体线条还有他整个动作的风格跟我非常像,因为我们不能经常在一起,偶尔在一些全国比赛的时候会出现,因为我们这边也不是经常参加全国赛。偶尔有时候参加全国赛的时候也看见他,发现看到自己小时候版本一样,感觉挺欣慰的,我也希望他能通过一些训练渐渐在水平上有一些突破。

  主持人程岗:你作为他的哥哥,在这个项目里给他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何冲:技术来说,我不可能超过教练对他的了解,但是我会心理上给他一些鼓励,因为对于更多人来说,对于业内的人来说会更加关注他,因为觉得你哥哥目前这个位置,你是不是应该更加努力,或者说超过他。对他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我也希望不是说每个人都去用我来衡量我弟弟。

  主持人程岗:你还是帮过他不少忙吧,原来你在省队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进省队没有?

  何冲:没有。

  主持人程岗:传说省队有人欺负他,你还帮他打过架?

  何冲:以前在市体校的时候,他当时也是小调皮,跟别人发生一些口角,也是动手了,当时我也是很小,我是15岁的时候,他是9岁就去市体校,在广州。当时没有想过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过去,你凭什么欺负我弟弟,也没有说什么。因为那个小孩比他大,跟我一般年龄的。后来就跟他动起手来。回想起来还是挺好笑的。

  主持人程岗:没输,没吃亏。你其实在北京奥运会上拿了金牌,肯定很八卦地问一下,这个奖金怎么支配的,是自己支配还是交给爸爸妈妈?

  何冲:90%都在父母那里,因为身上也没有留钱,基本上钱都在家里,除了平时的奖金在身上,整个奥运会的奖金基本都在家里。

  主持人程岗:你是做哥哥的,而且在家里是全国最知名的人里,比你弟弟有名,比爸爸妈妈有名得多,你将来怎样把你的事业再拓展大,现在很多你的跳水队友胡佳做好大的生意,听起来,你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吗?

  何冲:有的。之前有过如果以后不练的话,可能想着开一间餐厅,因为对我来说我很喜欢很有情调,很有感觉的温馨的东西。有时候我回家,我也喜欢点着蜡烛,喝点小红酒,就算什么都不做,好像去感受一个生活的态度。如果有机会,我可能会开一间很有浪漫气氛,还有很多情调的餐厅。

  主持人程岗:不以口味,可能以装修和风格著称,你们家乡湛江其实很多美食的,肯定不会主打狗肉包之类的,肯定温馨浪漫。

  何冲:以一种主题的感觉,可能会替一些情侣做一些男方不敢做的事情,会害羞的,或者去做一些给别人制造一种很浪漫,很会让别人热泪盈眶感觉的餐厅。

  主持人程岗:我们期待着,到时候去到你那个地方坐一坐,想开在广州还是北京?

  何冲:目前还没有定,有这样的想法,可能等自己运动生涯结束以后,会做这样的策划,因为现在有这样的想法。也跟很多身边的朋友说过,到时候会一起去策划这样的餐厅。

  主持人程岗:全国连锁吧。反正你们是全国知名的。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你怎么突然就是真情流露,透露自己有女朋友呢?

  何冲:其实很多人都有去问过,但是我觉得对我私人生活来说,还是希望自己去保密,我不喜欢因为我目前在一个公众上面的知名度来影响到我朋友生活上面的烦恼或者说一些别的不必要的干扰。既然大家喜欢我,应该更加喜欢我的事业,不是因为我身边一些花边的东西。

  主持人程岗:但是你透露了,不愿意透露更多。

  何冲:因为太多人想去知道这样一个问题。可能以前18、19岁,没有人太多注意,可能现在23、24岁了,应该有的东西的时候,他们就会慢慢觉得你何冲是不是应该也会有女朋友或者有些别的东西,觉得他们应该会想到这样的问题,告诉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坏处。只是说知道就好,没必要太多注意这方面吧。

  主持人程岗:反正没有必要说得太细。那你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你的对手,你觉得主要是罗玉通,是国内的队友还有像其他墨西哥或者其他的选手?

  何冲:会更多吧,目前还是以队友为主,因为争取个奥运会的入场券还是挺不容易的,大家可以看到整个中国跳水队男子跳板里是人才济济,目前以争取名额为主,还是一致对外吧。

  主持人程岗:你没有觉得只要你存在着,你就是极有希望很稳妥获得奥运会资格?

  何冲:我肯定希望我能有这样的机会去参加伦敦奥运会,我也会尽我最大努力来争取这样的位置。

  主持人程岗:还是回到之前我说的那个问题,做明星有时候像刚才你说的有时候别人也关注你这些那些,有时候有很多不属于跟跳板有关的事情,也让你去做,但是你觉得你是不是想比其他所有跳水运动员都杰出一点,在这个项目上?

  何冲:都是一种机会吧。有些才华你表露了一次,别人就会记住,第二次有这样机会的时候,他就想让何冲去做吧。慢慢大家都会觉得好像我除了跳水以外,还有别的才华这样。

  主持人程岗:比如呢?唱歌还有呢?

  何冲:主要是唱歌,还是唱歌相对多一点。

  主持人程岗:还有点火炬。你曾经在跳水队有偶像吗?比如你前辈这些?

  何冲:有。

  主持人程岗:是……

  何冲:应该是熊倪跟萨乌丁。

  主持人程岗:熊倪先跳跳台后面几年攻跳板,为什么崇拜他?

  何冲:因为当时进省队以后,我们水平很差,但是教练那时候就告诉我们,一到礼拜天,我们就聚集到一个小屋子里看录像,那个时候看到最多的是熊倪和萨乌丁的比赛,从跳板到跳台,在我们印象里,一个人要么是跳台,要么是跳板,没有人说你能跳板又能跳台的选手,而且非常少。在我印象里,目前还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能把板台都有这样成绩的运动员。

  主持人程岗:就因为他们的全能?

  何冲:对。

  主持人程岗:那你能不能努力像他们一样?

  何冲:我是没有什么机会,我是2001年年底之后,我的手腕两处地方骨折,从跳台直接下到跳板了,我是接近快9年没有跳过跳台了。

  主持人程岗:有没有想过通过别的方式来超越你的偶像?

  何冲:可能作为运动生涯来说,应该没有太大的希望,我就希望说自己能在运动成绩完成一套前面没有人完成的动作或者以后没有人能超越的动作,给我在中国跳水历史上留下一个别人不能超越的一个屏障,我也觉得很开心。

  主持人程岗:就是人家说起三米板的时候,永远很长很长的时间要记得是何冲。

  何冲:这样不枉我说在中国跳水队打滚十几年或者二十年。

  主持人程岗:现在这就是最大的目标。不仅仅是超越别人几分、十几分,拿一个冠军。

  何冲:因为拿冠军可能谁都会,但是如果你拥有一套别人超越不了的动作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更加有自豪感。

  主持人程岗:是,如果从参赛来讲,熊倪88年就参加了奥运会,他参加了四届奥运会,你参加奥运会尽管还算年轻,从21岁开始参加,要参加四届还是看起来有难度。

  何冲:对。所以成绩上面有点不可超越,但是能给大家心目中留下一个难忘的印象,我也觉得很开心。

  主持人程岗:你现在人气很高,拥有很多粉丝,如果给你们的粉丝说一种类似问候的话,拿了冠军,你有什么想跟他们说?

  何冲:从一些朋友那里知道一些粉丝,他们对我有很多的维护,这对网友来说,肯定有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的人,他们总是会对我有很多维护,如果别人说对我打击,有一些打击的话,他们都会很快对我有一个维护。非常谢谢他们,因为对于中国跳水队,对于我何冲来说,喜欢我的人不如刘翔或者林丹,但是我觉得只要有人喜欢我,就证明对我何冲这个人的一些认可,认可我在跳水事业上的辉煌,我觉得很开心,也非常谢谢你们。

  主持人程岗:好的,祝愿你将来能够更好地给他们提供更多值得骄傲的理由,也相信你会的。

  何冲:谢谢!

  主持人程岗:也谢谢你!

来源: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超人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