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珊汕何雯娜做客华奥 黄珊汕:能够夺冠蛮意外

2010-11-22 21:46:00 华奥星空

  主持人程岗: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冠军面对面》,我们节目由华奥星空、新浪网和广东电视台联合播出的,我们节目请来很多亚运冠军,今天我们的亚运冠军是来自蹦床项目,请到两位大家非常熟悉的明星,她们都来自福建,分别是黄珊汕还有何雯娜,欢迎你们。握一下手,这是别人享受不到的待遇,可以跟冠军握手,你们比赛结束往往一堆人围过去。

  今天两位比赛过,做一个总结或者讲一个比赛之后的体验,你们的感觉分别是怎样的?

  黄珊汕:我就开心吧,因为对于这次能拿下来,还蛮意外的。因为四年前拿过一次,这几年的比赛一直是跟雯娜有高有低的竞争,这次能拿下蛮意外的。

  主持人程岗:雯娜呢?

  何雯娜:我也还行,不能说特别高兴,也不能说特别低落,因为我们一高一低总会有心理准备,而且一姐。

  主持人程岗:预赛你好?

  何雯娜:预赛我超发挥,她差一点,决赛的时候听着分还不错,我差一些。

  主持人程岗: 你们俩都没有大的闪失?

  何雯娜:没有,就一二三,她要是有什么超级特等奖,她就占超级特等奖,我就占第一名,因为这个只有三个领奖台。总归有一二三。

  主持人程岗:雯娜心态还很好,按道理一定是黄珊汕更开心一些,这是人最简单的快乐,能拿到更好的成绩。你们俩平常像姐妹一样,因为都来自福建,应该认识很久?

  何雯娜:还不错。我最大愿望就是能跟她一起比赛,两个福建人。

  主持人程岗:其实你们很多次都同时比赛过了?

  何雯娜:这次世锦赛比较遗憾,没有跟她一块上场。

  主持人程岗:你在做什么?

  黄珊汕:因为我们世锦赛预赛中是四名队员,分数在前两名才能参加决赛,比较遗憾,这次因为发挥不是特别好,所以排在第三名,预赛的时候成绩排在第三名,决赛的时候她上不了场,是我跟另外一名队友李丹上过场。

  主持人程岗:但是很多比赛是你们俩同时在一起?

  何雯娜:近一段时间是这样的。

  主持人程岗:我们问何雯娜一个问题,那天陈一冰曾经坐在这里,向我们展示了一下他的手指头,不是手指头,是手指头上面做的图案。

  何雯娜:我知道。

  主持人程岗:但是他没有能够来现场看你的比赛。你觉得会是这个没让你拿冠军吗?

  何雯娜:那不会啦,本身我自己的水平在这个状态上。总归总结自己的问题,不会因为别的因素而影响到。

  主持人程岗:但是陈一冰说安排了你的爸爸妈妈来看比赛?

  何雯娜:很感谢他,因为这个门票比较麻烦,在不同的地方可能要做到送票,比较难,所以挺感谢他的。

  主持人程岗:感谢?你要说感谢的话,我估计他在另外一个地方看直播,心里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何雯娜:我觉得没有什么事是应该的,只要别人帮助你,应该还是要感谢的。

  主持人程岗:你们俩关系这么好,还这么客气。

  我这有一张随便在网上找到一张你们俩在一块看比赛的图片,这是你在吃香蕉?

  何雯娜:恩。

  主持人程岗:拍的时候你知道吗?

  何雯娜:我知道。

  主持人程岗:11月17号陈一冰、何雯娜现身体操赛场观看比赛,是吧?

  何雯娜:恩。

  主持人程岗:不是你们找的替身吧。

  何雯娜:真实的。

  主持人程岗:陈一冰接受东方网记者的专访,透露与何雯娜的婚事要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再考虑。这个事跟你说过吗?

  何雯娜:差不多。

  主持人程岗:就是时间问题,地点呢?

  何雯娜:地点不知道呢。

  主持人程岗:天津摆一桌,到福建龙岩再摆一桌。

  何雯娜:不知道。

  主持人程岗:陈一冰说目前双方父母见过面,吃过饭,感觉还不错?

  何雯娜:还不错。

  主持人程岗:你感觉他父母怎么样?

  何雯娜:比较好,疼女儿一样。

  主持人程岗:很喜欢你。

  何雯娜:恩。

  主持人程岗:在哪儿吃的?

  何雯娜:在哪儿都有吃。

  主持人程岗:就是吃过很多餐。一般吃北方饭还是南方饭?

  何雯娜:南北都有。偶尔自己做一下。

  主持人程岗:还自己做,在天津他家里?

  何雯娜:北京。

  主持人程岗:报道还写,作为明星运动员,陈一冰和何雯娜一举一动是媒体和大众关注的焦点,对此陈一冰大方地表示,我们现在的国情很人性化,我和娜娜都是成年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里陈一冰提到的该做的是什么?

  何雯娜:该做就是身为运动员,最主要以训练为主。

  主持人程岗:不该做的是什么?

  何雯娜:不该做的是在训练的时候跑出来见面。

  主持人程岗:有过吗?

  何雯娜:没有。

  主持人程岗:完全没有吗?

  何雯娜:一周一次。周末嘛,周末没训练。去偶尔逛逛,看看电影。

  主持人程岗:你在队里跟黄姐住一屋吗?

  何雯娜:不住,为了和平,不让住一屋。因为我们有两个广东,两个福建,他把我们岔开了。本来我们在一块的。

  主持人程岗:怕你们搞小团体。

  何雯娜:对。

  主持人程岗:搞福建帮。不该做的就是不能常见面。

  陈一冰最后说,能得到大家的关注和祝福,我们也非常开心。还有接着亚运会女子蹦床的比赛明天开赛,陈一冰表示不会去现场为女友助威,按照队伍例如的规定,我们要回北京做调整,而且我以前很少到现场看她比赛,为什么?也是票难搞。连全国比赛……

  何雯娜:不是,特要训练。

  主持人程岗:还有一个,看别人比赛,我自己更紧张。

  何雯娜:有。

  主持人程岗:你看过他比赛吗?

  何雯娜:看过。

  主持人程岗:紧张吗?

  何雯娜:有紧张过。

  主持人程岗:陈一冰一场都是冠军,我现在说他很狂,当时说很有自信,明天紧张,明天想好夺冠的庆祝动作,拿手指头。

  何雯娜:我觉得蛮牛,太有自信。我也不敢说这种话。我感觉有黄珊汕姐在,他肯定是冠军我特别狂,她肯定是冠军,那个时候我特别狂。

  主持人程岗:那天陈一冰说话的时候,后来拿亚军的队友不在现场,所以做节目还是很讲究的,有一个你的好友又是对手在旁边的时候,这个话可能不一样,我相信黄姐如果不在的话,……

  何雯娜:那不会,一冰和她的位置很像,两个人都正常的话,肯定是黄珊汕多,我总差那么一点,有那么一点毛病。

  主持人程岗:还是差一点。这条新闻还说,陈一冰与何雯娜的婚纱照曾经被粉丝们在网上疯传,有这事吗?

  何雯娜:其实不是婚纱照,其实有更好看的,那是帮别人拍的。

  主持人程岗:你俩帮别人拍婚纱照?

  何雯娜:有摄影展,希望有这个图片,我们有更好看的,那个真得是情侣照比哪个好看很多。

  主持人程岗:没结婚就拍婚纱照。

  何雯娜:不是婚纱照,我要急了。是帮别人拍摄影展,需要这样的背景。只是我们背景而已。

  主持人程岗:不能怪我。

  何雯娜:我只是背景。

  主持人程岗:陈一冰谨慎地表示,我们结婚等到2012年奥运会之后,毕竟国家的事是头等大事,自家的事是小事,这是我说的,希望在伦敦取得好成绩。那也希望你们都在伦敦获得好成绩,实在不行,黄姐也行,你们关系也挺好。

  何雯娜:必须跟她一块上。

  主持人程岗:那你们为之努力吧。反正我觉得中国的,这几天天天在接触冠军,中国大部分团队,不管是举重、体操还是其他的,拿时间来计算,拿刻度来计算,绝大部分保持公平的机制,谁状态好谁上,你们蹦床也是这点吗?

  黄珊汕:一样,非常地公平,就是谁好谁上。

  主持人程岗:不会因为黄珊汕同志做的时间比较久,毕竟请教练吃饭比较勤,这次大赛让她去上。

  黄珊汕:不会,因为大家的表现很多人在关注,很多人看得见,所以还是比较公平的。

  主持人程岗:问一点网友们问你们的问题。

  先是何雯娜的问题,这问题其实好多都给你们的问题,但是导演挑两个,各有一个。这问题又说到你跟陈一冰的事,不好意思,挑了就问,陈一冰说伦敦奥运会后娶你,你做好准备了吗?

  何雯娜:好。

  主持人程岗:做好了,这个准备跟奥运会一样,周期得四年?

  何雯娜:恩。

  主持人程岗:你绝对非他不嫁了?

  何雯娜:恩。

  主持人程岗:我们现在戴戒指,我没准备。陈一冰,我们强烈推荐他看这个节目,必须要看,准备好了。准备些什么?

  何雯娜:心理准备。

  主持人程岗:这是最重要的。问问黄姐的问题,黄珊汕经历了04年的铜牌,08年的失利,今天拿下金牌,心态是不是更加平和了呢?

  黄珊汕:对,比四年前要更加地和平了。04年拿到了铜牌,04年到08年更多追求一些结果,忽略很多过程。08年失利了以后,这两年更注重自己平时的一些训练的过程或者是更在乎自己的心态上的东西。

  主持人程岗:看来冠军跟冠军真不同,刚才做一个解放军运动员,我说解放军的林丹怎样,现在说你们做你们两位,说福建的林丹怎样,那个拿冠军之后,跟你们二位不一样,何雯娜展现甜美的微笑,今天黄珊汕你说很平稳。林丹是福建哪里的?

  何雯娜:跟我是一个地方。

  主持人程岗:也是龙岩,是龙岩的男人都是这样?

  何雯娜:不知道。

  主持人程岗:在大街喝啤酒是不是都这样。

  何雯娜:我问林丹哥,是不是都那样。

  主持人程岗:你不也是龙岩。

  何雯娜:他是上杭县的。

  主持人程岗:我们以前是中国革命的重要……

  何雯娜:对。我也很崇拜他。

  主持人程岗:崇拜他们上杭人还是崇拜林丹?

  何雯娜:林丹。

  主持人程岗:为什么?

  何雯娜:厉害,就是一个高手,也是经过失败,成功,走到现在,好像大满贯,对一个高手来说,一定会经历失败的,才会走向最终的成功。

  主持人程岗:评价一下你的福建老乡,他今天可能很火爆,很多媒体在采访他,评价他,我04年看过林丹的一个比赛,印象非常深,雅典奥运会之后在深圳的表演赛,请我去做主持,表演赛,冠军肯定有这样的经历,大赛成绩好之后,到很多地方表演,当地有赞助商,有很多热情的观众,有点收入。结果林丹之前也有双打的比赛,也有单打男子之间的比赛,他跟陈宏在打,陈宏也是你们福建老乡,陈宏刚开始打的也像表演,林丹看到机会一下打死,一个表演赛上来打到7:0,陈宏感觉不对,拿到十几比几,我发觉那个时候陈宏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后来林丹就那么打,2:0赢了。你们怎么评价他这种行为,一个表演赛对对手也是这么残酷,对队友?

  黄珊汕:他估计对什么都比较认真吧。我跟他接触比较少一些。

  主持人程岗:你们会在表演赛和正式比赛,那场球我印象特别深,之前他成名也很早,可能九运会,距离现在九年前,04年的时候当时有人说在雅典拿冠军,但是没拿到,何雯娜怎么评价?

  何雯娜:高手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我觉得他也许那个时候的状态也许在他那个年纪发生,但是现在他肯定不会这个样子。也就是说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是允许我们做那样一些事情,但是长大以后,会慢慢转变。

  主持人程岗:这种转变是好还是不好呢?

  何雯娜:越来越稳,越来越成熟,当然是越来越好。

  主持人程岗:因为有时候人的个性,天然有一种棱角,做运动员尤其需要,你只盯着目标去,哪里管这一下会引起队友的一点意见或者你的同行的张狂,这是你们很难处理的事情?

  黄珊汕:在我们这里还好一些。我们跳完以后,分数一般是裁判给,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跟球类项目不太一样。

  主持人程岗:你们谁去过浙江?

  黄珊汕:都去过。

  主持人程岗:都代表浙江打过九运会。

  何雯娜:是我。

  主持人程岗:这个问题可以问你一下,如果林丹也有这样的经历,这个问题也说到你这样的经历,2000年的时候福建队员比较多,会把运动员拿出去交流,但是很多人当时说你基础差,没人要,有这样的说法吗?

  何雯娜:那个时候刚刚练多久,是比较差一些。我是99天8月开始练的。

  主持人程岗:那个时候十几岁?2000年多大?

  何雯娜:也就12、13岁的样子。

  主持人程岗:后来浙江的教练把你要去,你代表浙江参加九运会,进前八,这段经历对你有什么意义?

  何雯娜:那段很多队没有看上,是浙江队没得挑了,那个教练也比较有眼光,说要买断,我们主任说不肯,只肯做一个这段周期的代表。我就去参赛,第一次参赛不是全运会,那个纸上挺难找到我自己的名字,挺后面的。再参加的时候就是全运会,那时候汕姐失败了。是另外一个姐姐拿的,当时有十个人进决赛,我们教练说,失败一个,你就鼓掌一下,因为我是第9还是第10名进的。当时广东的一个选手失败,我就啪啪鼓掌。

  主持人程岗:别人失败,你鼓掌。

  何雯娜:我们教练跟我说,失败一个,你往前走一个。广东选手失败,我就啪啪,结果汕姐上,我想怎么第9,结果她也失败,我就有点愣神了,没敢鼓了。

  主持人程岗:当时你们就很熟悉。

  黄珊汕:当时一个地方,我们训练还在一起。

  何雯娜:她是大的,我是小的。

  主持人程岗:你进了前8,但是也是汕姐……

  何雯娜:她没有上领奖台,从小我就觉得她特别厉害,仰慕,觉得距离好远,是无法超越的或者无法靠近的一个选手。

  主持人程岗:你后来也不是一步登天,在08年奥运会的时候,觉得大家都看好黄珊汕的时候,冒出来一个何雯娜,又有灿烂的笑容,当时也差不多评为奥运会冠军里头号美女,有这样的说法,其实只有你知道你自己的故事。

  何雯娜:恩,那个时候比较危险,在比赛前受伤,自己特别急,看到别的对手一下就特别发挥,自己很着急,就顶着伤恢复训练。那个时候挺痛苦的,那段周期对于大家来说都挺痛苦的。她没练过十套,我们要求十套,那个时候都练得趴下了。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挺难熬的,不光对于我个人。

  主持人程岗:我发觉你们这次在亚运会也算比较大的比赛,算不算两姐妹都算是成绩比较好的一次?

  黄珊汕:分数是比较高的一次。

  主持人程岗:还有你们俩都在领奖台上,很难并列冠军。

  黄珊汕:几乎现在都不太可能。

  主持人程岗:但是何雯娜站在最高领奖台的那次,08年奥运会,你又非常不理想,那次第九跳差不多跌在蹦床上。

  黄珊汕:对,第九个。

  主持人程岗:还能回忆那段吗?

  黄珊汕:可以,很清楚。

  主持人程岗:为什么那样?

  黄珊汕:见鬼了。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可能赛前的时候,自己也会想到很多以前失败的原因,会告诉自己特别注意这里,注意那里的。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问题。

  主持人程岗:用一个词不太好,有人说低级失误,算是吗?在你身上,你一般不会犯那样的错误。

  黄珊汕:其实说不会犯,在国家体育馆那个馆里犯了两次这种错误,好运北京一次也是。虽然说不是同一个动作。

  主持人程岗:为什么08年这么不走运呢?

  黄珊汕:我也想知道。

  主持人程岗:你当时有没有觉得命运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好呢?

  黄珊汕:我当时就想说,因为比完赛以后,很多人说你的付出是会有回报的,我会想问一句难道我付出的不够吗?

  主持人程岗:何雯娜有爸爸妈妈,现在还有陈一冰的爸爸妈妈,还有陈一冰可以安慰她,据说你回去最想找妈妈疗伤?

  黄珊汕:对,比完赛,失败下来都没有哭。回到驻地以后,是给我妈打的电话,听到我妈声音的那一下,我就哭了。

  主持人程岗:因为你会不容易一些,我们觉得。

  黄珊汕:怎么说呢?很多时候觉得一切在身上发生,都是很自然的,所以也不会去想哪里会特别痛,不容易,一直是这样走过来的。

  主持人程岗:什么东西让你会有特别多的力量去坚持,你会想过在为天上的爸爸?

  黄珊汕:会,很多时候,在自己比较累的时候,做梦会做到我爸。

  主持人程岗:他会怎样给你支持?

  黄珊汕:其实好几次做梦的时候梦到爸爸、妈妈、我,很开心地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突然就没了。

  主持人程岗:你觉得你有什么样的内心的力量会帮助你再坚持?

  黄珊汕:妈妈。

  主持人程岗:你的妈妈是怎样的妈妈?

  黄珊汕:付出了很多的妈妈。

  主持人程岗:你最喜欢她哪一点,是她给你做的好吃,还是她跟你说话,还是像歌里说的那样,把她放在摇椅上,可以慢慢推着她摇,还没有那么老,她是你姥姥。

  黄珊汕:所有的方面,在你不好的时候,会鼓励你,在我这里是一个朋友,是一个妈妈。

  主持人程岗:你拿冠军之后,有跟妈妈通过电话吗?

  黄珊汕:下来第一个给她打电话。

  主持人程岗:这次没有流泪吗?

  黄珊汕:没有,很开心,她有没有哭我不知道。她经常是她哭了不会让我看到,经常是去看爸爸的时候会说,想爸爸了,说好了,这次去不准哭,好,不哭,但是回来的时候经常说还是哭了。

  主持人程岗:你可能还要安慰她,也许你可以在面上做得比妈妈要坚强?

  黄珊汕:对,我吼过她,爸爸走的时候,几乎那段时间不怎么吃饭,当时就吼,我说爸爸没了,还有我,那是我第一次吼她。我说不准哭,不能哭,因为我哭了,就没人安慰她了。

  主持人程岗:其实看起来,刚才我们分别聊二位的姑娘,何雯娜在12、13岁要背井离乡,可能现在你飞遍世界各地了,不会觉得浙江离福建很远,但是那个时候对于在龙岩的你来说,去到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我们又知道了黄珊汕的不容易,我们看得到你们在蹦床上翻飞,但是不会像做娱乐节目那样,在那个时候插播一段你爸爸妈妈采访的镜头和视频,我们看体育比赛就是那样的,但其实你们就是这样的故事。这次拿到冠军,你还是最想跟妈妈表达感激。

  黄珊汕:对,我一下来第一个给她打电话,只要情况允许,会第一个打电话,我比完完全下来,妈妈现在不会在乎你成绩之类的,她只会说平安就好。

  主持人程岗:你跟爸爸说一下,网络上现在就可以看得到。

  黄珊汕:妈妈,我可以很快陪你回家过个小周末了。

  主持人程岗:何雯娜爸爸妈妈幸福啊,过来看比赛了,你跟他们有没有吃过饭?

  何雯娜:不允许在外面吃。

  主持人程岗:就是在赛场上招了招手。

  何雯娜:出来后抱了个拥抱。

  主持人程岗:那很幸福。

  何雯娜:汕姐算是坚强的,小时候帮我救火,我站在旁边傻愣了哭。

  黄珊汕:那是我要付一点责任。我们当初还很小,不是每个房间都有电视机,有的人家里情况比较好,可能会有电视机,我们看电视都跑到别人房间看,那天也要到他房间看电视,走的时候把灯关掉,是大灯泡,我一拉电灯别了,听到一声,没有太大注意,就出去了。电灯泡轰了,掉在蚊帐上,慢慢就烧起来了,在隔壁看着看着觉得哪有一股胶味,怕到阳台上,看到旁边的房间冒烟,还有点火星,赶紧出去,一看着火。

  何雯娜:火星真没有,所有的教练没有人去扑,就她一个人接水扑,到现在还觉得真得是很坚强的姐姐。

  主持人程岗:节目就要结束了,我们看不见你们的竞争,通过我们的节目,还看得见一段伟大的友谊,祝福你们。

来源: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幽影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