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栋涂潇做客冠军面对面:蹦床项目对手是自己

2010-11-22 22:34:00 华奥星空

  主持人程岗: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冠军面对面》,这个节目由华奥星空、新浪网以及广东电视台为您联合制作,我们请来很多冠军分享他们的故事,也分享了他们除了体育舞台上,生活中各种有趣的方面。今天的节目欢迎您的继续关注,我是主持人程岗,接下来向大家介绍两位比我重要多的嘉宾,两位帅哥,欢迎董栋,还有欢迎我们的涂潇。

  今天你们在蹦床项目上表现非常优秀,用一个可能我们领导会批评我的话我愿意这样来说一下,你们是床上表现得非常优秀。(笑)你们有兄弟单位或者其他项目的队友这么跟你们开玩笑吗?

  董栋:这个倒还没有,第一次听说。

  主持人程岗:开玩笑,肯定有人说。今天比赛完了,感觉怎么样?

  涂潇:心情非常高兴。

  董栋:心情非常地激动,因为今年的大赛,所有的比赛终于全部结束了,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

  主持人程岗:我觉得蹦床队关系都特别融洽,亚军和冠军一块上来,大家都挺开心的,之前做的何雯娜跟黄珊汕也是这样,她们俩有背景,她们俩是老乡。

  董栋:我们俩属于并肩的队友,我们俩可能亚运会上没有这个项目,我们蹦床还有一个同步比赛,就是两个人一起的比赛,我们俩前两天刚在法国世锦赛夺得了中国……

  主持人程岗:14号吧。

  董栋:夺得中国第一个同步的世锦赛的冠军。我们俩从06年一起配合双人出道以来,我们俩基本上每天形影不离住一块,吃一块,训练都是一块。

  主持人程岗:而且在同一个蹦床上混。

  董栋:是。

  主持人程岗:我再介绍一下,大家比较含混的,董栋,我右手边第一位在亚运会角出的蹦床个人项目金牌得主,旁边的是也是非常优秀,涂潇,是蹦床项目的银牌得主,你们在八天之前,11月14号在法国世界蹦床锦标赛同步项目的冠军得主。两位都是冠军,难怪这么开心。

  先是董栋的问题,拿了这俩冠军之后,感觉在亚洲乃至世界是没有对手了?

  董栋:不是。我没有这样想过。因为蹦床这个项目不像对抗性项目,相当于体操这样的项目,属于自我表现,不管对手的强或者说弱,都许多把你自己应有的水平表现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等于你的对手其实就是你自己。

  主持人程岗:不是像我们在今天22号结束的一百米的比赛,那是你可能起跑慢一点,你就要盯着别人。我听那段解说也挺有意思的,那段解说说叫劳义起跑落后,始终跟着自己的节奏,没有被领先的队员带乱,他在坚持,他在追赶,现在已经跟着很近了,他在超越,按照自己的节奏在最后十米超越,都在玩自己的节奏,他们那样的项目是玩自己,那种项目其实就是对抗了,叫肩并肩,你们也是在玩自己。

  董栋:对,我觉得像运动员老说的超越自我,超越自我,就是这样的。因为对手再怎么可怕,也没有自己真正人性的本质的弱点更难战胜。

  主持人程岗:你好厉害,说得很深刻,什么叫人性的弱点?

  董栋:我自己认为,人性有很多弱点,天生下来有很多弱点,比如恐惧,紧张,甚至懦弱,这样一些非常不好的负面的影响。对于你经历这样的大赛的时候,都会给你带来很多的影响,你怎么样能更好地克服这些,这才是真正的怎么样才能够超越自我的一个方法。

  主持人程岗:这话题也许很大,但是我想请教一下您超越自我,您自己觉得比较牛的一次的例子是什么时候?

  董栋:我目前正在试图超越自我,但是我还没有说哪一次更牛。我只是把每次比赛不当做我这一生的每一步这样来走好它。这是我自己的一个人生追求。

  主持人程岗:好深刻。

  董栋:谢谢。

  主持人程岗:可以写在名人名言里。涂潇,你来广州之前,你们共同拿了世锦赛的冠军,但是在今天的决赛之前,有没有想过自己做这个单人的冠军?

  涂潇:当然想过,想当一名好容易,不想拿冠军,就不是好运动员。

  主持人程岗:今天你们俩谁先上场?

  涂潇:我先上的。

  主持人程岗:当时多少分?

  涂潇:43.8。

  主持人程岗:当时完的时候,觉得自己那套动作怎么样?

  涂潇:相当漂亮。

  主持人程岗:没有瑕疵?

  涂潇:瑕疵还是有的,只能说在比赛过程中做出这样的动作已经很不容易的。

  主持人程岗:你排在他之后第几个?

  涂潇:我第七个,董栋第八个。

  主持人程岗:你在看他比赛的时候,你怎么想?

  涂潇:当时心里没有什么想法。

  主持人程岗:先问董栋,你有看他比赛吗?

  董栋:我没有看。

  主持人程岗:你在哪儿?

  董栋:我在场地准备要上场,我没有仔细去观察他。我在准备我自己的事情。

  主持人程岗:做哪些事情?

  董栋:自己去想自己的动作,想一会上场的时候整个状态,可能会遇到的一些问题,怎么样去处理,做一些准备。

  主持人程岗:你肯定不用看他,接下来有一些工作,你肯定是会看,你看他怎么样?

  涂潇:当时没看他,我刚下来,光顾着自己高兴了。

  主持人程岗:你在裁判给他分数呢?会留意一点吗?

  涂潇:还是以平常心对台。

  主持人程岗:多少分?

  董栋:我是44.5。

  主持人程岗:现场广播员读了涂潇43.8,董栋的得分44.5分,涂潇心里怎么想。

  涂潇:从头再来,不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主持人程岗:董栋有一个绰号叫董爷?

  董栋:是。

  主持人程岗:你能说一下这个外号怎么来的?

  董栋:涂潇来的。

  涂潇:我很难解释这个东西。

  董栋:这个称呼对于我来说,有点承受不起。因为这个实在是有点太牛了,我自己总是现在以低调做人,觉得这样的称号对于我来说,……

  主持人程岗:有多久这个绰号?

  董栋:这个绰号只是大家内部的玩笑话,根本不知道怎么就给传出去。

  主持人程岗:最近国外运动员,第三名叫外村哲,见到你会叫董爷?

  董栋:不会,他们听不懂。

  主持人程岗:反正不是涂潇起的?

  涂潇:不是我起的。

  主持人程岗:涂潇有外号吗?

  涂潇:有,但是没有具体的,一般都叫潇哥。

  主持人程岗:我想问,生活中的涂潇是什么样的人,这是问董栋的。 他好像不太爱说话。完全不是。

  董栋:涂潇不是。

  主持人程岗:他是不是属于蔫坏的那种?

  董栋:不是。在我印象中的涂潇,他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一个年轻人,很潮。

  主持人程岗:他发型比你,你发型很传统,有点像科级干部,他的发型很时尚,应该有想法的剪。

  涂潇:谢谢。

  主持人程岗:董栋这个头发估计20块钱能剪,涂潇应该是一百块。

  涂潇:其实是一样的。

  董栋:他烫过的。

  主持人程岗:那怎么一样,你一定搞定发型师,因为亚运会打折。

  主持人程岗:涂潇不说真话。

  涂潇:没有,句句实话。

  董栋:他太阳光了。

  主持人程岗:我们这里做过90后的小孩,你刚刚的回答让我印象很深,你说90后跟你们80后比是怎样的?

  涂潇:我觉得我们80后受的教育比较苦一点。

  主持人程岗:你怎么苦?

  涂潇:小时候吃不饱,穿不好,这是肯定的。

  主持人程岗:吃了上顿没下顿,不会吧?

  涂潇:当然不会这么差了,那是在受教育方面,稍微……

  主持人程岗:小时候在达州,在川北,也算经济比较不错的城市。

  涂潇:小时候不太清楚,记忆比较模糊。

  主持人程岗:又不说真话,90后呢?

  涂潇:吃得好,身体好,长得高。

  主持人程岗:那天说台球的陈思明,她说我就只比台球桌高一点的时候,我爸摆了台球桌做生意,后来只要赢别人一杆挣1块钱,从9岁、10岁就开始赢别人钱了。

  涂潇:太不容易了,从小挣钱了。

  主持人程岗:蹦床不太好挣钱,考虑过这个项目,董栋据说你原来练体操的?

  董栋:对。

  主持人程岗:转这个项目考虑这个,没有想过练一个可能很挣钱的项目?

  董栋:当时没有。因为当时太小。当时练蹦床才12岁。

  主持人程岗:你们郑州比达州更大的城市,应该见更多的世面,了解更多的信心,选择体育还是有点苦吗?

  董栋:没有,我从小5岁开始练体操,当时因为教练挑上了,对于我父母来说,他们觉得把我一个男孩子小的时候容易调皮捣蛋。

  主持人程岗:据说你不是调皮捣蛋,据说是多动症,能量不知道怎么卸载。

  涂潇:一般好的运动员都是多动症。

  董栋:后来我父母没有说非让我走体育这个道路,只不过既然教练看上了,就让孩子锻炼身体也好,刚开始只是这样的初衷,没有想到之后一直走上体育这条道路。

  主持人程岗:你02年之前在河南队,当时在体操队,参加到什么级别的比赛?

  董栋:全国赛。

  主持人程岗:当时你主要擅长哪个项目?自由体操,因为你要翻跟头。

  董栋:跳马。

  主持人程岗:吊环、鞍马。

  董栋:那些也差一些我练体操上肢还可以,下肢力量比较差。

  主持人程岗:后来去了山西,山西的时候你们俩就认识。

  董栋:我们02在山西的时候就是队友了。

  主持人程岗:改蹦床当时没多想?

  董栋:当时没有多想,可以说是阴差阳错的机会。

  主持人程岗:以涂潇这样思想很深刻的,当时应该有考虑的?

  涂潇:其实也没有,我也是从小练体操,觉得体操没什么前途了,98年以后……

  主持人程岗:你们俩都长得挺高,涂潇1.70米,在体操也算偏偏高度的。

  涂潇:我们从小练体操,体操练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没这方面的天赋,刚好98年中国开展了蹦床,觉得挺有意思,就去玩一玩,抱着这个心态去试的。

  主持人程岗:叫人挪活树挪死,跳槽有时候是必要的,你们的经历说明这一点。说到奥运会,董栋有人回忆你,当时有人说你非常有希望夺得金牌的选手,后面是怎样的?奥运会我们现在太多人只记得何雯娜,有时候失败的人不会被人记住,当时你们的经历是怎样的?

  涂潇:奥运会对我来说还是自己没有准备好,毕竟自己在那一周期的比赛没有好好把握住机会,失去了很多机会。等奥运会结束了,自己才清醒过来,原来我没有参加奥运会,奥运会离我很近,自己放弃了。

  主持人程岗:你自己放弃了?

  涂潇:因为自己想不到,平时训练中,比赛中,不能想那么远。

  主持人程岗:具体的过程是怎样的,就是奥运会到预选还是到?

  涂潇:因为奥运会前一年有世界锦标赛,是奥运会资格赛,那一下没有好好把握住机会。所以就失去了那次机会。

  主持人程岗:这个回忆不太好的成绩是不容易的,但是我厚着脸皮请教一下当时的成绩是怎样的?

  涂潇:当时是四个人,决赛名额只有两名,预赛我记得我是十几名,连前八都没有,觉得自己还是不够。

  主持人程岗:但是当时你们俩在搭队?

  董栋:当时没有搭队。

  涂潇:当时没有,只有我个人。

  主持人程岗:涂潇在说十几名的时候,说得很小声。那董栋呢,你的奥运经历?

  董栋:我的奥运经历就是我非常荣幸取得奥运会的铜牌,就像您刚才说的,赛前很多人对我的期望很大,觉得我有这个实力争夺冠军,当时我可能自己也会这么想,但是事后,等到比赛结束了以后,我仔细地再去回忆的时候,对于2008年奥运会,我还是没有准备好。因为那一年我才19岁,那是我的第一次奥运会。

  主持人程岗:当时你觉得你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准备,你事后想还没有准备好,现在想缺的是什么?

  董栋:是心态的成熟度,那个时候我不能很好地掌控了自身,可能很容易被一些外界的因素所干扰。比如像整个气氛,当时奥运会,大家都非常地激动,对奥运会的关注度非常高,现场有差不多能坐满三万人的观众,观众对于你的热情,往往有的时候对于运动员来说是成为一种负担,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很不小的负担,没有更好的把精力投入到我的比赛当中。

  主持人程岗:你觉得还不能够100%的调动自己?

  董栋:对,我觉得我还不能100%把握住自己,不受任何影响。

  主持人程岗:你们现在拿到冠军,昨天听到有一个对冠军的评论,林丹做了一个冠军,但是昨天在现场的表现其实非常地振奋,包括那样的动作,有评论这样说,在亚运会上,冠军会很多,可能会有两百多个,但是林丹正在经历从一个冠军向一个伟大运动员的蜕变,而这种成长的过程本身其实也是很痛苦的,而且他必须走出这种痛苦,但是我们在他的很多动作,很多表现,甚至他的表情和语言上,能感觉到他不仅仅只是想拿某个比赛冠军而已,他是想成为一个伟大的运动员,在这方面那要求就更高了。

  董栋:对,这方面要求很高。像林丹这样的优秀运动员,从他身上,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都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就像您说,从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到一个伟大的运动员的一个蜕变,那是一个精神上的追求。要达到非常高的高度,那是很深奥的东西。

  主持人程岗:也不深奥,可能有很多很具体的,有些东西必须去经历,说到类似的项目,那天严明勇跟我们说他的故事,体操里有很牛的老大哥李宁,以前我记得他在世界杯比赛里拿过六个冠军,包括全能和五个单项,另外一块其他运动员单杠拿的,但是严明勇在亚运会拿了两块银牌,鞍马和吊环得银牌,他说调换比得更好,没有想到鞍马拿到银牌,结果在鞍马拿了银牌,他要领奖,下来之后找不到护腕在那,一个伟大的冠军你就得比别人做得更多,甚至你拿完这个冠军,你要参加颁奖,尤其在体操赛场,一个加上同步,有时候比两项,就得应付这样的场面,别人看着你风光,光领奖就领累了。

  董栋:对,我们教练有这么一句话,说做中国的运动员必须要经得起折腾。很深奥的一句话,也很对。我们中国队在很多项目上,包括像乒乓球、羽毛球非常传统优势项目,他们真正的竞争都是非常激烈的,每次机会都很宝贵,如果失去一次机会,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很多次机会可能永远都失去了,是这样的。

  主持人程岗:竞争面前绝不放手。下次单人再遇到的话,涂潇如果你排在后面,预赛比他好,你会不会不看董栋的比赛。

  涂潇:一样,也不会看,专心投入自己。一定做出最好的动作。

  主持人程岗:之前采访了女子蹦床的选手何雯娜和黄珊汕,他们是很好的朋友,我想让你们形容一下男子选手在蹦床上的感觉,因为你们飞得比她们更高。你有过最得意的比赛吗?最满意的比赛,相对而言,是今天吗?

  董栋:应该还不错,我最满意的比赛应该是去年的世锦赛和今年的世锦赛的个人。

  主持人程岗:今年拿冠军,去年也是?

  董栋:去年也是,今年是卫冕。

  主持人程岗:形容一下那种感觉,因为我们没有人飞得那么高?

  董栋:那种感觉非常振奋,我从去年世锦赛和今年世锦赛,同样以预赛的第一身份进入决赛,决赛是最后一名上场,竞争很激烈,对手很强大,在我前面的这些队友们,他们都发挥得非常出色,我在最后一个上场的时候,自然大家对我的期望都很高,可能背负的压力比较大,能在这样一个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当中能够很好地完成下来,并且夺得冠军,那是一个非常振奋的一件事情,对于我的一生来说都是非常好的回忆。

  主持人程岗:脉搏跳多少下,上场之前,你们可能有人测过?

  董栋:在上场之前,是尽量让自己平静,越平静越好,因为只有你平静了,头脑才是清醒的。等到你成功了之后,夺得冠军的时候,你可以尽情地 发泄自己。

  主持人程岗:我记得有个运动员说过这样一句话,是足球运动员,因为足球运动员上场之后排成一排奏国歌,他这么来形容,他说每当国歌奏响的时候,我感觉全身的毛孔收紧,血脉绷张,在那个时候我觉得我是中国最重要的男人,我想问你们会有类似或者不同的感觉吗?

  董栋:对。

  主持人程岗:先听涂潇说,你说得很深。

  涂潇:当每次在国外获得冠军,国歌一想起那种振奋感,很不可思议国歌为我而升起,这种感觉一般人体会不到。

  主持人程岗:我问过很多人,语言表达会接近,但是每个人表情眼神不一样,甚至语言不一样,你还有补充吗?

  涂潇:语言是无法能解释出来的。

  主持人程岗:董爷,国旗今天在亚运赛场上三次为你升起,是那个时候感觉更兴奋,还是在比赛完了最后一个动作稳稳落在十字中心点上,哪个感觉会更幸福?

  董栋:我觉得两个感觉都很好。当我完成成套以后,稳稳落地的时候,那种兴奋感是我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终于完成了我的使命。但是当领奖的时候,看到国旗升起,国歌奏响的时候,那种自豪感,真的像涂潇说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的。

  主持人程岗:一直你们说得特别流畅,节目快结束了,还没有问网友的问题,网友通过华奥星空新浪微博向两位各自提问,挑一个问题给你们。

  第一个是董栋的问题,在10月9号你的新浪微博上写到“走,唱歌去”,你记得吗?

  董栋:我好像没印象。

  主持人程岗:我们在你新浪微博上查过。粉丝不能代笔,只能自己写。

  董栋:应该不会吧。

  主持人程岗:你也是极度不老实,下个问题是你给我们唱一首,哼一段,河南豫剧。

  董栋:不会。

  主持人程岗:整首80后,能代表你心情的一首歌。

  董栋:我觉得能够代表我心情的歌,我又不太会唱,我最近很喜欢听的一首歌是非常老的一首,叫《得意的笑》。

  主持人程岗:我没听说过。我真没有,我很out,我70后。

  董栋:那应该就是很老的歌,是电视剧的,“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主持人程岗:掌声鼓励。

  董栋:谢谢。

  主持人程岗:太棒了,好像是一个古装戏的歌。似曾相识,涂潇也有歌吗?

  涂潇:我没有,我不会唱歌。

  主持人程岗:微博网友问的不是这个问题,涂潇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田亮?

  涂潇:有。因为我们都是四川人。

  董栋:但是我觉得更像刘德华。

  主持人程岗:因为这个鼻子。

  董栋:很神似。

  涂潇:我爸爸比我更像。

  主持人程岗:回头我们节目做后期的时候,能不能把你爸图贴上去。你爸爸和刘德华年龄比较相似,应该是50后,或者40后。

  涂潇:没有,我爸比较年轻,我爸才40多一点。

  主持人程岗:你属于早生的贵子。

  涂潇:对。

  主持人程岗:还有一个问题能问吗,说董栋你追女孩很单刀直入,很有冠军的风范。

  涂潇:很有杀伤力。

  董栋:这个……

  主持人程岗:这个可以有。你千万别说这个真没有。

  董栋:我觉得对于这种事情来说,就像比赛一样,不管结局如何,总应该大胆地去尝试一下。

  主持人程岗:好,节目时间到了,我也不刺探你的内幕了,我们节目临近结束,我们分享了两位中国亚洲最好的蹦床选手,不仅仅他们在蹦床的感觉,还有你们心里的故事,感谢你们,也祝愿你们会得到更大的成就。谢谢!

来源: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幽影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