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适娴获金牌更是信念 “被竞争”一姐到更主动

2010-11-20 17:18:00 华奥星空

  华奥星空广州11月20电(新浪华奥广州亚运联合报道组 李旭)四年一次的亚运会,意义自然非一年一次的赛事所能及。拿下最后一分,王适娴用连续的两声怒吼来释放,这喊声似乎在说:“希望将来为国家队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鏖战变成一边倒

  “我们两个每一次打,都会累到半条命。”汪鑫用戏谑的方式来描述两人前几次对阵的状况。不过,今天的决赛,这样的场面并没有如期而至。王适娴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整场比赛都处于领先,直落两局获胜,仅仅持续了33分钟。

  这是汪鑫在最近的四次交手里第一次尝到败绩。“主要还是开局打得不好,对手对我的准备很充分,一上来我有点懵。”汪鑫说,“尽管前面连赢了几次,但从实力上而言,谁输谁赢都差不多。”

  正如汪鑫分析的,第一局和第二局的开头,王适娴分别以5-0和8-1领先。如果说第一局汪鑫尚能缓过神来一度将比分迫近到只差一分的话,次局,她已经完全不在状态,很快以10-20落后。

  出界、下网、再出界……王适娴等待着最后一分的到来。放松下来的汪鑫连续得到5分,可无奈双方之间的鸿沟实在太大。最终,比分锁定在21-15。王适娴用连续两胜怒吼来释放,她也在向教练和球迷们喊出了——希望在将来为国家队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体会“责任”的重量

  5月的尤伯杯,王适娴入选了,但只是担任第四单打的决赛。中国队决赛中输给韩国,她和同伴一样很难过,可若要问起这种难过的具体滋味,她答不上来。

  再战团体赛,她成为队伍的第二单打,每一场都需要上场。半决赛“复仇”韩国,她的对手是尤杯上击败王仪涵的裴升熙,第一局21-18取胜,第二局被对手相同的比分扳平,决胜局中以21-14胜出。来到混合区,她说:“真的紧张,放不开。场上的状况和之前想象得不一样。”

  自09年常州大师赛成名,这几乎是一年多的采访以来,王适娴第一次如此语气正经地说出“紧张”两字。王适娴说自己是典型的90后,她们顺从本性,不懂得也不在乎世俗的规矩。表现在赛场上,她在与比自己名气大的队员比赛时,一点不怵。心态好,敢拼,成为了王适娴的标签。

  不过,这一次,她的心态经历了严重的考验。对于一名运动员,有没有经历过世界大事是一种境界;有没有在世界大赛的团体赛中担当主力,是更高的境界。

  “如果换成了平时的公开赛,我第一局(打裴升熙)占优势又赢了下来,接下去肯定会很好打。但正因为在这样的比赛里,情况和以前的经历不太一样。”

  也正是因为团体赛,她意识到自己是代表整个球队在作战,“一定要想办法克服困难。”她努力让自己在突如其来的困难面前镇定下来,打得更有耐心,最终战术裴升熙,为“复仇”拿到关键一分。

  从团体赛来到单项赛,无论是面对泰国选手蓬迪先丢掉一局,还是上届亚军叶佩延的猛烈冲击,她都告诉自己要顶住,只有两个人参加单项,必须为球队拿到这一分。90后小丫切切实实体会到了“责任”的重量。

  更积极面对“一姐”

  这个自称是典型90后的姑娘,却又是那么的非典型,不听周杰伦、不爱逛街、不喜欢非主流。“逛街多累啊,我可走不动,还不如留着体力第二天训练呢。第一次去酒吧,耳朵都快被震聋了,心脏受不了,马上出来。玩电脑游戏?时间久了眼睛疼,而且太晚会影响第二天训练。”

  说到这里,王适娴忽然意识到:“虽然自己谈不上有多爱羽毛球,但看来还是挺为它着想的。”

  这就是王适娴。她在训练时不会主动加班加点,却肯定在规定的时间段内保质保量完成训练计划;她在大部分的时候只是顺其自然地去做,却往往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比如“一姐”的话题。王适娴被公认为一姐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可她实在是被“竞争”。

  她知道当“一姐”要“豁得出去,要具有很强的抗压能力,起码要比我们一般人还高一个层次。”而自己距离这样的标准有很大差距,“我不属于特别有个性的运动员。可能大家会觉得90后比较自我,但是领军人物要的不是这种个性。”

  “我从来没想过做一姐,更从来没想过拿奥运冠军。最近几次比赛完了,老有很多记者问我关于一姐的话题,真的好烦啊!”6月份的一次聊天中,她这样说道。

  四年一次的亚运会上拿到冠军,王适娴坦言“这个冠军的意义相比一年一次的比赛真的不一样”。

  意义有多不同?它让王适娴会以更积极的态度去面对“一姐”。“一次比赛不能代表什么虽然这次比赛比较大型,但自己也从瑞士到现在没有拿过冠军了。当领军人物自己还是素质,很多方面还不到到位。”

  不过,她接着说,“但是我会去努力竞争,希望能够为中国羽毛球队承担更多的责任。”

来源: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幽影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