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志愿者与记者的故事:从某记者丑陋一刻说起

2010-12-01 10:00:00 华奥星空

  亚运会结束了,但有些纠结在心的记忆却无法结束。

  采访广州亚运会游泳比赛的一名记者,曾向笔者讲了令他气愤的一件事。

  一次游泳比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一名迟到的30来岁男记者,可能是为抢时间,要从非开放的门口进,被一位在该位置执勤的女志愿者礼貌地婉拒,并告诉了他正确路线。其实那个门只远了几米。但没想到的是,该记者登时对小姑娘破口大骂:“傻×,你个大傻×,你见过世界大赛吗?你……”不依不饶,字龌句龊,足足有一分多钟。小姑娘一言不发,低下了头,以沉默面对野蛮。

  目睹现场的那位记者描述了事情经过后,说了一句:“小姑娘当时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晚上回家后不定怎么痛哭呢!”

  这真是伤心的一刻,丑陋的一刻;文明的悲剧,职业的悲剧。

  志愿者与记者,二“者”都是亚运一分子,都要在亚运会的舞台上各司其职。而在某些特定区域、特定范围,二者又要形成管理与被管理的特殊关系。记者要抢新闻抢时间,他们要维持秩序、制止违规,这时候摩擦与冲突往往便在所难免,此时最需要的就是能换位思考,相互理解。具体到这件事,女志愿者维护规章、坚守岗位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甚至在那样凶悍的谩骂面前做到骂不还口,忍辱负重,表现出相当的修养与素质。

  而作为那名记者,一名男性,无论从哪个角度哪一角色考量,都颜面尽失,无地自容,稍微有点教养和职业道德,都张不开那咄咄逼人、吐沫横飞的口。

  讲一个同样发生在游泳馆的故事吧。一位女记者在游泳馆安检时,包里有一只橘子,负责安检的志愿者说不能带进去。记者问为什么?答曰,橘子可以用来扔运动员。记者笑道:可是里面的媒体工作间桌子上都摆有橘子呀,那要扔运动员不是太容易了吗?扔连发都可以。安检志愿者想了想,也对呀。于是记者被放行了。然而不知何时她偶一回头,忽然发现那位志愿者一直在悄悄地跟着她和她的橘子,这时距她进馆已近40分钟。一股莫名的感动瞬间涌上心头,她马上掏出那只“惹事”的橘子剥皮吃掉了。

  多么可爱的志愿者们!我们怎忍心在自己的不合理行为不被允许时,就将那样的污言秽语喷向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作为同行同性,我为这种行为感到汗颜。

  西方有句谚语:当你用一个指头骂别人的时候,其实有三个指头是指向自己的。

  本报记者 史明

责任编辑: 超人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