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百味:亚运感受“战友情” 相互关心很温暖

2010-12-01 10:15:00 华奥星空

  MPC门口,遇见一个熟悉的电视台记者,随便打了个招呼,没想到竟然被拉过去采访了一把。

  “广州亚运会就要闭幕了,你觉得你从广州带走了什么?”她问。

  一时之间,我竟然真的不知道从何作答。从11月9日来到广州,入住媒体村,每天挂着证件,往返于主新闻中心与各个场馆之间,无休无止的采访、奔波、写稿、熬夜。报社前方的“子夜会议”结束后,躺在床上设置的闹表提示是:距离您设定的闹钟时间只有6小时。

  进入报社已有8年的时间了,也采访了城运会、全运会、奥运会等不少大型综合运动会。忙碌,似乎是每一届大型综合运动会的主基调。那么,广州亚运会给我留下了什么不同呢?

  还记得从北京出发前,就从网上收看到了至少三篇“亚运攻略”,先行抵达的媒体同行们根据自己的经验、感受,写了很多注意事项,包括吃、住、行、安保、采访等,为随后抵达的我们提供了很多借鉴。

  进驻媒体村后,还没来得及熟悉MPC的工作环境,几乎每一个同事都接到了媒体同行朋友的电话或者短信,问候并传授经验。可能是因为在国内举办的大型赛事吧,许多平时在采访中结识的“战友们”都会相聚在这里。广州亚运会,还没开始,就让人觉得心头热乎乎的。

  有些电视台的媒体朋友配有采访专车,这也给我们提供了很多蹭车机会。大学城、奥体中心,广州亚运会的场馆距离媒体村都很远,单程要半小时至1小时,再加上一小时一班的媒体班车安排表,有时候记者真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下一个场馆。这时,电视台的朋友都会热情地带上一段,有时赶上顺路,还会把记者送到下一个场馆门口。

  广州亚运会,我有几天过得很艰难,3岁的女儿在北京患了肺炎,接连在医院输液治疗,夜里咳嗽厉害,根本没法安睡。作为妈妈,还有比孩子生病更为揪心的吗?那几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难过,尤其有一次,女儿在电话里突然大哭,喊着要妈妈,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了……真想立刻回到家里,但是现实又不允许,我只能每天忙完采访,跟女儿通个电话,聊一会儿天。

  “在房间吗?我给你送点水果吧。”一天晚上,一个好朋友突然打来了电话,随后送来了一个大柚子。

  “怎么想起送水果呢?”我很奇怪。她笑了笑,说:“知道你心情不好,来看看你啊。别多想了,宝宝会很快好起来的。”

  “谢谢!”我由衷地说。有大家的关心,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孤单。

  另外一个住在“城里”的好朋友,知道我们在村里吃饭的选择不多,就每天都背着鼓鼓的书包到场馆,给大家带来豆腐干等。有一天,她还打包带来了各色广州茶点,双皮奶、榴莲酥等,和村里的“战友”会餐,其乐融融。

  “广州亚运会,我最大的感受是媒体同行之间的战友情,大家一起战斗,相互关心。很温暖。”我说。举着摄像机的朋友会心地一笑。

  本报记者 王向娜

责任编辑: 超人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
  立即注册